正 在 载 入 中 ……
您的位置:首頁  »  

古典武侠

  »  

【魔龙雷欧的淫夜】【作者:不祥】【完】



  夜色初临,我们故事的主角雷欧,正潜伏在艾尼鲁尔城主干道的街角,不停四周打量着女性,贪婪的找寻着合眼的猎物,终于,一名身穿雪白校服的少女出现在他的眼前,那少女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秀丽的短发,身材不高,明亮的眼神给人一种刚强好胜的感觉,少女的身躯大约还未发育完成,但胸膛已经相当的饱满了。
  很快,雷欧抱着不醒人事的少女来到了一间平日人迹不到的街角空屋,他熟练的弄开锁,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反锁起来,这里的墙壁很厚,就算少女怎样放声狂叫外面也绝听不到。
  雷欧把少女反手绑在一条水管上,将她的双脚分开绑起,弄成一个站立的倒叉字。
  趁少女仍然昏迷不醒时,他找到了对方的市民证件,这少女名叫艾伦仪,还不到十五岁。
  就在雷欧为找到嫩雏而欣喜的时候,艾伦仪突然苏醒了过来。
  她发觉手脚被绑,随即大惊失色高声呼救,但不一会就明白这毫无用处,改为不断扭动身体想挣脱绳绑。
  雷欧走到少女面前,老实不客气的先给了她一记耳光,虽然嘴角流出了鲜血,但艾伦仪仍以怨毒的眼光望着雷欧。
  雷欧揪着艾伦仪的头发,强迫她擡高头看着自己,以令人心寒的语气对她说:「恨个够吧,因为待会你就会被我操的没办法作出这种眼神了呢!说不定还会哀求我多来两、三发哦。」
  说完便抓着少女的衣领,两手用力一分,那端庄的校服立刻被硬生生的撕成了两半。
  艾伦仪娇嫩的身体暴露在了雷欧面前,他一边不停揉弄少女的乳房,一边把她的乳头含在口中,不时以舌尖挑逗,或吸啜或咬扯。
  艾伦仪咬着下唇强忍着乳房被刺激的快感,但雷欧空余的另一手已经拉下了她的外裙,伸进了少女的内裤里面,淫魔的中指贴着少女的阴唇不停磨擦,强烈的快感很快令艾伦仪面红耳热起来。
  雷欧淫笑着说:「爽成这样子,有快感了吗?」艾伦仪狠狠道:「才没有。」
  雷欧从少女的阴唇挑出一丝爱液淫笑道:「湿成这样子还要嘴硬吗!」说完便把少女的内裤扯脱,嘴巴贴上她的阴唇猛烈吸啜,舌头更强行伸进了那温湿的阴道内,翻弄着敏感的阴核。
  强烈的快感令艾伦仪的爱液如潮涌出,雷欧深深吸了一口淫汁,突然吻住了她的樱唇,强迫她尽数吃回了自己的爱液,他的舌头更伸进艾伦仪的嘴内,挑逗着那柔软的香舌,甚至互相交换口液。
  雷欧贪婪的把艾伦仪的香舌吸进嘴内,细意挑逗,双手则用尽各种挑情手法玩弄着少女青春的肉体,艾伦仪慢慢屈服在雷欧高明的手段下,忍不住发出了几声青涩的呻吟。
  眼看时机成熟,雷欧淫笑着露出了硬如铁棒的硕大阴茎,艾伦仪立刻惊讶得再也不能合上嘴,「怎麽样,没见过这麽大的鸡巴吧?」雷欧得意的笑着,他把少女解开放在地上,分开那光滑修长的双腿,将阴茎抵在了艾伦仪的阴唇之上。
  少女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因她知道只要男人丑恶的阴茎插入,自己宝贵的贞操便要从此消失了。
  雷欧粗暴的将艾伦仪的一只脚架在自己的结实肩膀上,犹如铁棍般的巨大阴茎粗暴的刺穿了少女的处女膜,再深深插进到阴道的最深处,艾伦仪发出了痛极的惨叫声。
  雷欧不断的反复抽插着,直至他的阴茎触碰到子宫的颈口为止,那火热的龟头顶在艾伦仪的花蕊上轻轻磨擦着,少女很快就没有了那种撕心的痛楚,取而代之的是电击的快感,如蚁咬般伸廷开去。
  雷欧以八浅二深的节奏反复抽插着,令艾伦仪的阴道变得更加湿润,爱液混和着处女鲜血由阴道口流出,肉棒的每一下插入,阴茎与少女的肉壁就会发生强烈的磨擦。
  雷欧用龟头忽轻忽重的抽插着艾伦仪的穴心,少女由极力的反抗渐渐变作扭动身躯迎合着雷欧的肏屄,那随抽插响起的呻吟声,带给了雷欧巨大的征服快感。
  雷欧的双手改为紧握住艾伦仪的双乳,直至她的乳房上布满自己的手指印才问道:「怎麽样,我的小美人,被鸡巴干得爽吗?」被强奸的艾伦仪正想痛斥奸魔,雷欧却不容她嘴硬,阴茎加速抽插起来,直至少女的身躯剧震,随之阴道大为收缩,经验丰富的雷欧随即明白艾伦仪已经给干得泄了出来。
  少女的阴精由穴心洒落雷欧的龟头上,阴肉不停挤压,把雷欧的阴茎卡着几乎不能进出。
  雷欧停下动作尽情享受着艾伦仪嫩穴紧绷的感觉,直至少女的高潮退去之后,才把阴茎由阴户抽出。
  雷欧把艾伦仪阴户内的爱液吸了个干净,然后便迫不及待地以「老汉推车」再次奸淫着少女,八寸长的阴茎一下下插到了艾伦仪的阴道尽头,他的双手从后揉弄着稚嫩的双乳,腰肢用力快速抽插,艾伦仪终于发出了连续的可爱娇喘,被玷污的肉体和奸淫自己的禽兽深深的结合成了一体。
  上千次的抽插之后,觉得龟头一阵酸麻的雷欧伏在艾伦仪的耳边说:「我要射了哦,小宝贝,我会把精液射到你子宫的最深处,让你怀上我的种哦。」已经屈服于肉欲的少艾伦仪痛哭的哀求道:「求求你,不要,不要射到里面啊。」
  雷欧哪会理会她的反应,他挺着坚硬的阴茎加速的大力抽插着,直至艾伦仪二度泄了出了甜蜜的阴精。
  少女的高潮为雷欧拉下兴奋的扳机,他感受着涌动的爱液,把阴茎深插入艾伦仪的子宫内,龟头紧贴花蕾的穴心,让白浊的精液像炮弹一样,对准子宫的颈口疯狂泄射。
  精液不断灌入阴道的冲击,令艾伦仪三度泄身,阴精像交战般射回雷欧的龟头。
  容量惊人的精液先是灌满了少女的子宫,紧接着是阴道,终于由艾伦仪充满处女血渍的嫩屄满溢出来。
  雷欧把稍微变软的阴茎抽出,拉着少女的头发硬塞进她的嘴内,强迫艾伦仪以香舌舔动着自己的龟头和马眼,直至射精的阴茎再次硬直为止。
  他紧按着艾伦仪的头部,阴茎在她的唇间进进出出,每一下都顶到了食道的深处,直操了七、八百下,才抵住艾伦仪温湿的喉咙再次泄射出来。
  白浊的精液灌入喉间,迅速反涌充满了艾伦仪的小嘴,被巨大的鸡巴堵住了嘴巴,少女痛苦的翻着白眼却吐不出一丝骚臭的精液,过了好一会,除了部分从鼻孔中喷出之外,几乎窒息的艾伦仪只能强忍着剧烈的恶心,将大量恶臭的精液吞入胃中,雷欧随即抽出阴茎,将剩余的残精全数打在她美丽的脸庞上。
  精力超人的奸魔以少女的校服抹净鸡巴上的精血爱液,再次把艾伦仪紧绑起来。
  雷欧拉开她的大腿,把重振雄风的阴茎再次插进少女的嫩穴内,已经膨胀至十寸长的阴茎随即把紧窄的阴户塞满,硕大的龟头更顶在刚被开苞的穴心之上。
  他一边抽插着阴茎一边从袋中取出两块长着触手的吸盘创生物,将一块贴在少女的阴唇上,另一块则贴在了自己的阴茎末端,作为只在银龙师团内部使用的调教淫器,这种具有心灵感应的创生物会发出刺激肌肉的生物电能,完全激活男性阴茎的勃起程度,并控制其自动作出超高速的抽插动作。
  而另一只附着于女性性器官的创生物在接受到感应之后,也会释放生物电激发女性全身的性感带,其效果几乎不输于素体淫奴。
  雷欧淫笑着激活了创生物,不断膨胀的阴茎受到电流的刺激,开始慢慢的自动抽插起来,随着电流的不断加强,鸡巴抽插的速度由起初的每分钟四十下上升到了三百下,被生物电不断激发着性欲的艾伦仪被雷欧操得娇喘连连,不到三分钟,少女已第四度泄身。
  透明洁净的阴精沿着雷欧的阴茎流落到地上,他控制着创生物将阴茎加强至每分钟五百下抽插的疯狂速度,艾伦仪终于抵受不住升天的快感,发出了一连串欲仙欲死的叫床声,她的双腿开始紧夹着雷欧的腰际,扭腰迎合着雷欧的抽插,很快第五度泄了出来。
  并不满足的雷欧狂笑着将创生物的电流加强到了极限,产生每分钟抽插一千次的极限速度,艾伦仪很快被操得失神昏厥,爱液如潮水般喷的一地都是,每二分钟她就会被快感推至高潮,从穴心不停的泄射出阴精,全数射在雷欧的龟头之上。
  那充满爱液的肉壁也因连续的高潮而紧夹了雷欧的阴茎,令他的每一次抽插都犹如破处般舒爽。
  只是十多分钟,雷欧已经历了上万次抽插,艾伦仪更被干得泄了八次出来。
  雷欧在无限的快感极限中把龟头强行插进少女的子宫内,享受着少女的第十二度泄射,那暖热的阴精由子宫直接射落在他的龟头上,强烈的快感令雷欧也忍受不住射了出来。
  他把肉棒深深挤进艾伦仪的体内,直至将一少部份的阴茎直接插入了沸腾的子宫,白浊的精液不停的泄射着,如扫射般打在少女的子宫深处,玷污着幼嫩的子宫壁。
  雷欧的精液很快填满了艾伦仪的卵巢及输卵管,最终灌满了整个子宫。
  淫魔因为少女终将会因奸成孕而感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用艾伦仪白嫩的胸膛紧夹住了自己半软的阴茎,强迫半清醒的少女用娇唇含住龟头不停吸啜着,一边以柔软的乳肉来回套弄着肉棒的炮身。
  无耻的淫魔胁逼着少女不时以舌尖舔动着肉棒的马眼,无意识的唾液沿着雷欧的阴茎流落地上,乳交的快感让肉棒很快再次达到了高潮,他故意抽出阴茎让精液全部喷在了艾伦仪的脸上,直至白浊的一大片浆汁完全遮掩那娇嫩的脸庞为止。
  夜色,渐渐的黑暗起来。
  ———————————————————————————————当安琪尔、乔丹娜和玛利亚被一阵刺激性的气味从昏迷中唤醒的时候,她们发现自己已经分别被一丝不挂地捆绑在了三张形状奇怪床型皮囊上。
  这三张床型皮囊质地犹如某种生物般柔软弹性,整体大幅倾斜,头部的位置非常高,而向脚的方向则渐渐变的越来越低,三个女孩躺在上面,仍然可以看到她们面前的情况。
  三张皮囊床的尾部变成了y字形的分叉,安琪尔、乔丹娜和玛利亚的双腿都被分开并弯曲起来,她们双脚的脚踝分别被柔弱的触手固定在y字形分叉的末端,这样就让她们刚刚遭受过非人摧残的阴户毫无遮蔽地暴露了出来。
  「尊贵的小姐们,」
  一个长着精灵尖耳儿的美丽女子看到安琪尔、乔丹娜和玛利亚清醒了过来,她满意地用一个塞子塞住他手里的一个正在散发出刺激性气味的瓶子,温柔的问道,「我已经为你们稍微清理了阴道和肛门的伤口,怎麽样,已经不太痛了吧?
  」
  安琪尔、乔丹娜和玛利亚想起之前被那些男人们夺走贞操,并被轮奸的悲惨遭遇,都伤心而又屈辱地哭泣起来。
  「本来想让你们再休息一会的,」
  尖耳女子欣赏着女孩们的哭泣,微微叹了口气继续说,「不过现在看来必须要叫醒你们,毕竟收集素体的数据必须在对象意识清醒的时候呢。」「不!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虽然不知道女子所说的素体是什麽意思,但安琪尔一想到之前所遭受的折磨,立刻害怕地哀求起来。
  「不要向他们低头!」
  乔丹娜一边虚弱地咳嗽着一边说,「恶魔们,有什麽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吧。
  我们不会害怕的!」
  「不愧是麦尔海大人性子最烈的女儿,在遭受了那样惨烈的轮奸之后还能如此坚强呢。」
  那个女子的语气仍然充满了惋惜,「不过接下来不知道你还能不能这麽坚持了。」
  说着,尖耳女子将一个带有操纵杆的遥控器猛推了上去。
  马上,在女孩们身旁就响起了一阵可怕响声,那三张皮囊床的四周突然伸出了无数奇怪的触手,犹如男性的罪恶性器,眨眼之间,三个惊声高呼的少女就被触手紧紧缠绕住了全身,触手顶端伸出的细小须肢犹如熟悉女性身体的手指一样,不断玩弄着女孩们全身的性感带,被无尽叠加的快感与刺激冲击着,虽然感到发自内心的厌恶,但女孩们的身体很快就放弃了抵抗,绝望地发出悲惨的呻吟声,而被这种曾经亲身经历过的淫虐所刺激,欲火焚身的精灵缪托也开始抚摸起了坚挺的乳头和阴蒂。
  就在三个女孩渐渐沈浸于无限重复的快感浪潮而忘记了羞耻与痛苦的时候,随着无数触手的蠕动,一根从皮囊床底部突兀伸出的巨大的阴茎突然插进了乔丹娜被糟蹋的非常红肿干涩的阴道。
  嫩穴再次被侵犯的疼痛让乔丹娜惨叫着挣扎起来,她一边徒劳地挣扎着,一边喊着:「不,不要,求求你,停下啊啊啊啊……」完全无视女孩的痛楚,触手毫不留情地把粗长的阴茎插进了乔丹娜的身体里,幸好乔丹娜已经不是处女,而刚才那些男人轮奸时留在她阴道里的精液也起到了润滑作用,触手的龟头并没有遇上太大的阻碍就攻陷了乔丹娜的阴道。
  感受着女孩充满弹性阴道的包裹和挤压,触手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乔丹娜只能一边哭泣一边呻吟,忍受着无穷的羞辱和痛苦。
  很快,一股冰凉无比、如极寒玄冰的液体射进了乔丹娜的正在淫欲中沈浮的肉体,转瞬之间,这液体就开始如钢刀细针一样猛烈刺激燃烧着乔安娜的子宫,令她在连串的惨叫声中陷入失神昏厥的状态。
  「真是抱歉呢,」
  缪托手淫娇喘着,一边向少女们解释道,「虽然会比较痛苦,但如果不用这种特别的杀精剂清洗一下你们被灌满精液的子宫的话,你们真的会怀孕哦。虽然这种药物稍微强烈了点,会使你们的子宫从此失去生育的能力,不过对于即将成为素体淫奴的你们来说,怀孕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吗……」说着,缪托按了另外一个按钮,又一只特别粗大的触手从身下的皮囊床猛地伸出,顶端高高勃起的龟头准确的插进了第二名女孩的阴道。
  安琪尔痛得娇躯颤抖,拼命甩着头想要减轻这样的痛苦。
  她身体上的精液、体液的气味混合在一起散着无比淫靡的味道,刺激着缪托已经无比兴奋的欲情,在她高潮的潮吹浪叫声中,触手不顾一切地在少女娇嫩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安琪尔的阴道口被硕大的龟头挤撑开来,柔嫩的阴唇也被阴茎压迫着,触手的每一次抽插都翻动着她的阴户和阴道,让她发出一声声的悲鸣。
  很快,安琪尔的阴道和子宫里也被灌入了带给她无比痛苦的杀精液。
  紧接着,在玛利亚发疯一样的徒劳挣扎和绝望哭喊声中,触手再一次抓紧女孩的身体,将巨大的阴茎插进女孩的嫩穴。
  硕大的龟头磨蹭着玛利亚红肿的阴唇和刚刚遭受过轮奸的娇嫩阴道,让玛利亚一边疼得惨叫一边尽力蜷曲着身体,想要摆脱触手的淩辱。
  但熟练的触手怎麽可能放过眼前这个活色生香的小美女,表皮粗糙的阴茎在玛利亚的阴道里不停地抽插着,玛利亚柔软的肉体承受着剧烈的冲击,不时地因为下身传来的疼痛而不由自主地弹跳着。
  女孩被折腾得全身香汗淋漓,在灯光下,她的肌肤象是反射着一层油光。
  在痛苦的折磨中了不知煎熬了多久,玛利亚感觉到一股无比冰冷刺痛的液体涌入了自己的身体,知道会让自己丧失生育能力的魔鬼药物已经充满了子宫,玛利亚不由得绝望地抽泣起来。
  刚刚高潮完毕的缪托一边操作机器,一边欣慰的说道:「真是比预想中还要顺利啊,尽管有着无比痛苦惨烈的破处经历,而且几乎被玩烂了……但看来还是能够顺利的改造成旧型的素体呢……」
  随着缪托的操作,那些侵袭着女孩们性感带的触手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皮囊床中伸展出数条透明的管状吸盘吸附在女孩们的身体上,其中特别大的三个管状吸盘紧紧地覆盖在了女孩们的乳房和阴道之上。
  随着缪托的操作,透明的吸盘中出现了几根细小的针刺触须,毫无痛苦的刺入了女孩们的乳头和阴蒂等性器之中。
  女孩们忍不住呻吟了起来,但没等她们大声的叫喊出来,一个巨大的面罩猛已经罩住了她们的脸部,而面罩上犹如呼吸器的部分立刻严丝合缝的堵住了她们的嘴巴。
  「做个好梦吧,等你们醒来的时候,就不会有任何的痛苦了……」赤裸的缪托注视着三只皮囊床缓缓的合拢为一个茧状的容器。
  「然后麽,该完成我最后阶段的调整了呢……」美丽的精灵淫奴缓步的躺入到一只特大的皮囊床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切重归于了黑暗与沈寂。
  —————————————————————————————————一股温热的鼻息,夹着腐肉恶臭,袭击着鲁西安的意识。
  他的呼吸都几乎停止了。
  浓烈的腥味飘进鼻中,几滴黏液落在了鲁西安的肩头。
  无数鲜红充血的男性性器,像海葵的触手一样又长又滑,形成一堵肉墙慢慢朝鲁西安压来。
  鲁西安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性器滴着黏液,把自己的手脚捆起,张开成大字。
  一些肉棒已经开始扑搭扑搭的把精液射到鲁西安的身上,灰白的液体很快就覆盖了全身,肉棒们像蛆一样在鲁西安身上蠕动、扭曲着,在白色的精液海里翻腾着,白色的泡沫则飘在海上。
  一根肉棒滑入肛门里,快速的转动着。
  说不出的感觉电击着身体,鲁西安自己的肉棒也开始摇摆不停,一波波的精液射了出来,和身上的白色液体混在一起,无法分出彼此。
  鲁西安尽情享受着这种感觉,快乐的吸吮从肉棒中排泄出的液体。
  红色的巨蟒伸长粘滑的身躯,鲁西安张开嘴,它便滑到口中,慢慢钻进了体内,最后完全的进入了鲁西安的肚子里,在里面缓缓蠕动。
  突然,鲁西安从幻象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充满无数触手的奇怪的机器上,一个老男人站在他的身前,正欣慰的微笑着。
  他走了过来,很恭敬的说道:「陛下,您的手术顺利完成了。」「谢谢,我做了漫长的怪梦……」
  鲁西安感觉到前所未有地轻松,他观察着了一下自己赤裸的身体,各种奸淫的伤痕已经痊愈,原本瘦弱的身躯,和平坦的微凸的腹部,已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健康而且柔软的皮肉,而最明显的变化则是那本来可爱的幼男小鸟现在已经变成了可怕的巨棒凶器。
  「真是不好意思啦,拉迪姆,听说为了改造我的身体,整整牺牲了你六个儿女的血肉。」
  随着绑缚四肢的触手缩了回去,鲁西安赤裸着座了起来。
  「她们能成为陛下血肉的一部分,是我最大的荣幸呢,而且……」拉迪姆向身旁零落遍布的幼童残肢看了一眼继续说,「我的肉奴隶缪托已经做好了再次妊孕的准备……」
  「让素体怀孕的药剂吗?」
  鲁西安玩弄着自己不输成年人的粗大肉棒自言自语道,「既然得到了这样好的大鸡鸡,就可以在母后和赛莉丝姐姐的子宫里射精,让她们为我生孩子了吧!
  」
  「当然,只要您愿意,她们随时可以为您妊孕……拉迪姆开玩笑似的说,「说起来,为了这个伟大的梦想,您竟然会在幕后操纵贝伊鲁将军勾结我这个黑暗之人将萝洁女王和她的银龙军团一网打尽变成素体淫奴,如果不是您亲口告诉我真相,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这是自以为高贵的母猪们应得的下场,母后认为靠一些武装起来得女畜就能压制帝国中蠢蠢欲动的反对势力,哼哼,事实上,一个奴隶商人就将她引以为傲的银龙师团全体变成了性奴隶!现在,这些淫奴和母后一起用淫穴满足着那些有实力威胁王室的贵族们,呵呵,据说一直有不臣之心的格鲁公爵上个月在操肏母后菊穴的时候突然心脏爆裂而死,相信其他的野心家们最终也会被征服母狗的欲望所束缚吧!」
  放开了自己愈来愈鼓涨翘直的青筋鸡巴,鲁西安国王一脸王者气度的说道,「要想让这个国家完全按照我的计划成为人间最美好的乐园,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呢……不过在这之前,为了成为帝国未来的出色的皇后,赛莉丝姐姐还要多经历一些大肉棒精液的考验呢。至于母后吗……」鲁西安嘿嘿笑了两声,「她和父王秘密恋人贝伊鲁将军的赎罪游戏也该结束了……说起来,母狗作为新型素体试验品的测试已经完成了吗?」「是的,我的陛下,虽然整体来说还处于实验的初期阶段,但您的基本构想已经有了实现的可能……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在本人毫无察觉得情况下潜移默化地影响萝洁女王的感情和欲望……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暂时封印了女王陛下素体化之后全部记忆的基础上……如何在完美保留素体原有的记忆和感情的情况下灌输入全新的人格,将是新型素体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不过,很快的,就会有旁大规模的实验体来提供宝贵的数据了……」拉迪姆的脸上充满了胸有成竹的自信。
  「嗯嗯,你说的是……银龙预备师团……嘿嘿,那麽新型素体的肉体再生能力呢?我听说只要不砍掉头就不会死?」
  鲁西安好奇的追问。
  「没有那麽夸张啦,那种程度的改造……就已经是我另一项研究——「终极淫体」
  的范畴了……不过,新型素体的「超淫化」
  处理的过程中也会对肉体进行大幅度的强化,只要不是被破坏的太厉害,我都有信心进行修复。
  」
  拉迪姆耐心的回答道。
  「很好,太好了……」
  鲁西安脸上的国王气质瞬间被一种淫糜的欲望所替代了,「嗯……那麽,我委托的工作怎麽样了呢?」
  「当然,遵照您指令,萝洁女王的姐姐珊可丝夫人和她的儿子都已经被制作成了完美的素体淫奴,现在她们正在接受奥路古和众位队长的调教……在这段等待的时间里,我想您一定会有高兴亲自实现长久以来的梦想吧……特意被命令在隔壁房间等待的银龙……」
  拉迪姆讨好的建议道。
  「拉迪姆大人,不要着急吗……用你改造的鸡巴第一次享受肏干梦寐以求的赛莉丝姐姐,也可以先等待一下的……」
  少年皇帝媚笑着打断了黑暗科学家的提议,他走到拉迪姆身前完全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而是干净利落的将拉迪姆的裤子扒了下来。
  骇人听闻的硕大阳具暴露在了空气之中,一股无比浓郁的骚臭气息从那湿润的龟头上散发了出来,瞬间就充满了整个房间,就像一个情人般的,跪在拉迪姆跨下的鲁西安小心地用两手握着那的根巨棒轻柔地套弄着,他陶醉的做着深呼吸,将马眼口溢出的浓郁臭气全部吸入脑中。
  「真是一只美味的肉棒啊,能够天天被这根又臭又粗的鸡巴操,连我都想做你的肉奴隶了!拉迪姆,射一些热热的精液给我吧!」鲁西安的小手加速套弄着拉迪姆的大棒子,他张开小嘴亲了亲拉迪姆拳头般大小的臊臭龟头,龟头流出的黏液立刻沾湿了鲁西安性感的小唇。
  拉迪姆的龟头实在是太大了,鲁西安尽力的张嘴才含住了半个。
  拉迪姆坦然地接受着帝国皇帝的侍奉,他用鼓励的眼神看着鲁西安用小小的舌尖钻着他的马眼口。
  「陛下,您最喜欢的精液来了。」
  突然之间,拉迪姆的巨型肉棒从鲁西安的口中爆出大量的白色浓液,弹跳的龟头持续地喷溅着精浆,溅射在鲁西安可爱的脸蛋上,从额头到鼻梁上都覆盖了黏稠的白液。
  拉迪姆将完全没有缩小的肉棒对准了国王的小嘴用力的再次发射,鲁西安的口腔内立刻被白稠的粘液所覆盖。
  接着,拉迪姆握着巨大的肉棒对准了鲁西安健美的少年躯体,「咻」的一声,巨股的白色精汁打在鲁西安左边的胸膛上,发出了「啪!啪」的巨响。
  「啊!」
  鲁西安被炽热的精液烫着叫了出来。
  拉迪姆并未停止,大量的精液仍不断地从拳头般大的龟头射出,用力打在鲁西安的身体上,他那刚改造完成的完美肉体正不断受到精液的冲击,猛烈的颤动着。
  「啪……啪……啪……啪……」
  不一会儿,鲁西安的整个身体就像被泼上了胶水一般,覆满了又浓又烫的白色精液,那浓浓的腥臭味充满了他全身的每一个器官。
  鲁西安将口中未及吞下的大股精液吐到掌中,他崇拜的看着拉迪姆说:「你的精液竟然有那麽多,恩恩……味道好臭,好好吃哦!」拉迪姆的肉棒仍然高高的挺立着,没有丝毫变化,他用鸡巴轻轻抽打着鲁西安沾满精液的脸蛋笑着说:「为了协调,我没有将您的肉棒改造的太大,但您现在的精液产量是绝对不输于我的,我非常期待着您用精液淹没银龙赛莉丝和萝洁女王的画面哦。」
  鲁西安嘿嘿的笑了两声,他转过身去,摆出一只小狗一样姿势扭头对拉迪姆说,「那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麽,你要是不用大鸡巴把我操的满意了,鲁西安可使不会走的哦……」
  拉迪姆的眼中闪过一丝邪气,他对着鲁西安的嫩菊行了礼说,「非常乐意夺走您的处女呢,尊敬的陛下。」
  已经不知被多少肮脏肉棒操过屁眼的鲁西安正想询问这没来由的话是什麽意思,拉迪姆突然把铁球一样的龟头猛塞进了鲁西安的屁眼之中,然后毫无预警的突入了一半进去。
  尽管鲁西安的屁眼内极为紧窄,但拉迪姆的腰部只是用力一挺,那恐怖的巨屌便硬生生的末根顶进了鲁西安的肛门。
  突然间,一堆强烈的感觉在从身体的后部传入鲁西安的大脑,巨屌硬撑开稚嫩阴道的痛、处女膜被猛力贯穿的痛、窄小子宫颈被强力突破的痛、巨大龟头撞击子宫壁的痛,各种无法形容的痛楚和舒爽令鲁西安的思绪一片空白,他大声的号叫着,身体向前伸展,想摆脱拉迪姆巨屌的穿刺。
  拉迪姆却是一副无比爽快的模样,他完全无视于鲁西安的痛楚,挺着巨屌立刻就开始猛烈的抽插,每一下都是接近完全抽出再尽根撞入的残暴手法,因为更加剧烈的疼痛,鲁西安只能无力的呻吟,再无半分力气逃避。
  鲁西安腰身被铁钳般的大手牢牢环握住,拉迪姆粗狂的抽插每一下都结实的冲撞着他的娇小身躯,在刚开始的十多分钟里,鲁西安只感觉到令人疯狂的剧痛,但在疼痛的背后,快感的潮流已暗潮汹涌,先是阴唇阴蒂与巨屌磨擦时带来的舒爽,然后是被巨屌一次又一次硬撑开的小小阴道也传来一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
  在拉迪姆猛插二十多分钟后,连处女膜伤处被巨屌磨过的感觉都变得又痛又爽,鲁西安无力的哀号开始变为淫糜的呻吟。
  最后,甚至是大龟头撞击鲁西安幼小子宫壁的感觉,都是痛爽难分,在那种分不清是爽还是痛的奇妙体验中,鲁西安达到了高潮,那不输于拉迪姆方才容量的白色浓浆从他早已笔直翘起的鸡巴上喷涌而出,几乎直冲到他正高声叫喊的嘴里。
  一股股浓郁的精液溅射在鲁西安的身体上,为他躯体上本已风干的精液黏膜又涂上了一层白浆。
  那张高潮中的小脸更是被精液淹没,连五官都已看不见了。
  在翻天覆地的狂操之后,拉迪姆终于从鲁西安的肛门中拔出了沾满血丝的巨大肉棒,再次大量射精的大屌竟然未有丝毫的衰弱,已经有点恍惚的鲁西安跪倒在地板上,如涓流般的精液正从他的肉棒和屁眼中缓缓流出。
  「那感觉…好特别的感觉…究竟是怎麽回事?」鲁西安虚弱的问道。
  「只是个小小的礼物,陛下,我将一副幼女完整的性爱与生殖器官移植到了您的肛门之中。」
  拉迪姆笑着回答道。
  「刚才我只不过应您的命令戳破您的处女膜罢了。」「这就是开苞吗?你这个坏蛋,怎麽才操了这麽一会,这种只能享受一次的美妙破处,不是该更持久一些吗?」
  刚被开苞的皇帝无力的挥动胳膊已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陛下,您无需遗憾,这副从混血精灵身上移植来的型器官有着自我修复的能力,我想过几天之后,下一根插入您肛门的肉棒又可以享受到破处的快感了!」
  听到拉迪姆的解释,本来萎靡不振的鲁西安猛地挺起了身子,他的双眼闪耀着无比兴奋的光芒,「你刚才说还有生殖器官,那……」「是的,对于现在已经拥有了子宫的您来说,任何一根操您的肉棒都可以对您进行授精,事实上,因为刚才破处时的内射,您很可能会和我的性奴缪托一起妊孕生产……」
  巨屌仍在流淌者一些精液的拉迪姆非常得意。
  「生孩子吗……呵呵……我这个国王竟然被你这个黑暗的奴隶商人操大了肚子……对了,我还答应过那个叫约舒亚的小子为他生孩子呢……」突然间,浑身粘湿精液的鲁西安眼睛中闪过一丝异样得神采,他问拉迪姆说,「拉迪姆,如果我将射出精液灌入自己的屁眼……」「没有问题,您改造后的肉棒所射出的精液拥有超强的生命力,用自己的精液让自己受孕,对您来说是很简单的。我想,您会非常开心与萝洁女王、银龙赛莉丝一起怀孕,生育国王的尊贵孩子吧……」
  听到拉迪姆贴心的说出了自的梦想,鲁西安满意的跪着爬到了拉迪姆跨下,握住他钢铁般坚硬的巨大鸡巴,伸出舌头将肉棒上的处女血舔的干干净净。
  「我该如何奖赏你所做的一切?拉迪姆!」
  面对鲁西安的问题拉迪姆并未立刻回答,他猛的把巨屌往鲁西安的嘴里用力一顶,除了硕大的龟头刺入鲁西安的咽喉外,连肉棒也有一小截挺进了他的食道。
  「陛下,能够永远生活在您统治的美好国家!不时用肉棒操您这位伟大国王,就是对我最大的奖赏。」
  拉迪姆的话都还未说完,坚硬的大屌就在鲁西安的嘴里射出了大股骚热的尿液,鲁西安欢乐的紧抱住拉迪姆的屁股,让那可怕的肉棒尽量深入食道,虽然他大口大口的吞食着咸臭的热尿,但那犹如激流般的尿柱还是从嘴角和鼻孔中漏了出来,直过了十几分钟,拉迪姆才从鲁西安口中抽出了巨屌,他用仍在排泄的大股热尿浇淋着鲁西安的全身,冲洗着几乎将少年国王包裹住的浓厚精液,就好像是堕落性奴隶的效忠洗礼。
22460字节

上一篇:【大剑师改】【完】 下一篇:【我和西游有个约会】(唐僧的风流韵事)【作者:不详】

正 在 载 入 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