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 在 载 入 中 ……
您的位置:首頁  »  

人妻交换

  »  

新-在农村卖淫的妇女

我有些头疼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低矮的平房,黝黑的门洞,时不时还从门洞里传来的狗叫声,脚底旁还堆放
着一小堆的食物垃圾,腐烂的西瓜皮上飞着成群的苍蝇。

  「我日的,我上次怎么来的!记得就是这地方啊。」我环顾着周围,感觉既
陌生又熟悉,不禁骂了一声。

  这里是华北地区的一个小农村。

  华北地区的农村,房子多数都是盖的平房顶,各家门户,也多是按的涂满绿
漆的大铁门,也就是因为这制式差不多的环境,让我头疼不已。

  摸出根烟,点着,心情郁闷的回忆着当初模糊的记忆。

  我是来找人的,但这次不好意思找人问路,因为找的人本身就不怎么光彩,
再问问村里人就更坏事了,至少我是没有勇气去问。

  我上次来过这个小村,但是在喝醉酒的情况下。

  迷迷糊糊的就被朋友带到了这里,虽然精神已经喝飘了,但是在我胯下同时
伺候我的那对母女儿,却让我印象无比深刻……

  那种母女娘俩儿齐上阵,轮番服侍我的感觉至今让我难以忘怀。

  这次趁着假期,我自己悄悄的又来到了老家,凭着零散的记忆到是摸到了这
村子,可就是找不到那处简陋却充满春意的小院了。

  我猛抽着烟,脑袋来回的转悠,想寻着看能不能找出点痕迹来。

  还好我穿着比较得体,身旁还停着辆小轿车,不然我感觉村里的人,得以为
我是外地来流窜来的小偷,在把我给蒙打一顿。

  期间还是有个好心的老伯上前跟我问话,顺道着还跟我要了一颗黄鹤楼……

  「小伙子,这么面生,城里来的?」老伯叼着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
打量了我几眼,又看了看我身边的汽车,缓缓地吐出烟雾,问道。

  我笑呵呵的对老伯撒谎道,说我的车坏了,不知道村里有没有修车的,大爷
点了点头说:「村中心的大队旁边到是有个修车的老张头,可老张头修的是自行
车,你这四个轱辘的汽车,估计他修不来…」

  我听完哑言失笑,又跟老伯胡扯了几句,老伯晃晃悠悠的走了,临走之际我
又递给老伯一根黄鹤楼,老伯笑咪嘻的说了声,「后生可畏啊,好小伙。」

  老伯走了,我又开始发愣了。

  最后我实在没有头绪后,无奈的上了车,思忖着好些年没来乡下了,既然来
了,就转一圈看看吧。

  开车到了村中心,果然如那老伯说的一样,大队跟前一个蹲着个小老头,低
头鼓捣着身前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他身边没多远,有个卖瓜果蔬菜的摊位,品
种远没有市里面的超市里卖的丰富,更别提花哨的塑料膜装饰了,但也就是这样,
才显得更加的自然,我想着买些农村自产的水果带走吧,也不枉来此一趟。

  当我正低头寻思着买什么的时候,我只感觉我身边一股香水的味道飘来,那
个味道很浓!

  我不禁抬起头看了一眼,这一看让我的身体瞬间一震。

  这个撒发香味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得有些岁数的妇女。

  而这个妇女,也正是我要找的那对母女里面的那个——母亲!

  那位母亲穿着一身,明显跟周围来往经过的农村妇女们不一样的着装,她的
衣着甚至跟周围显得格格不入。

  她上身是一件黑色蕾丝肩袖领的连衣裙,虽然衣领很高,皮肤裸露不出来,
但肩膀跟胸口处却是黑色透明的蕾丝织成的,这比没有遮挡还要诱人,通过那层
黑色蕾丝,去看下面那层肌肤,很是吸引人的目光,胸部处的衣服也是紧紧的裹
着,都能印出里面胸罩上的纹理花型来,黑色蕾丝胸口处的衣领,更能看见一抹
红色的边廓线……

  我敢笃定,这妇女的胸罩是红色的……

  妇人穿着的连衣裙,只到她大腿的中部,双腿上穿着黑色丝袜。

  妇人就算穿着再怎么超前,也毕竟是农村的妇女,久经农田重活劳作,大腿
跟小腿显得很粗,但越是这样撑的那紧贴在大腿上的黑色丝袜,显得更加有透丽
耀眼,小腿的腿肌更是丰满健硕,让人感觉捏一下都富有紧致的弹性。

  一双最少有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凉鞋,把本来身高有一米六几的她,衬的显
得更加的高挑秀丽。

  全身黑色紧致的着装,配合着再怎么化妆,也抹不去的岁月痕迹的脸颊,让
我不禁会联想到一个词汇——勾魂夺魄黑寡妇。

  的确,她就是一个已经四十岁有余的寡妇——张春丽。

  我看着她,她也看向了我。

  她的神情先是一愣,再然后她画着黑色眼线,有些浅浅血丝的眼珠里,闪过
了一丝惊讶的神色,然后有认真的看了我一眼,瞬间她的眼神里散发出了一些耐
人寻味的意思,我感觉是一种勾引的深情,最后对我妩媚的笑了笑,看来她此刻
已经记起了我。

  我的身子也是怔了一下,但马上把头转了过去,咳了咳,看向在那遮阳伞下
闭目听着收音机的水果摊老板,说道:「老板,给我包点这些苹果跟香蕉。」

  老板利索睁开眼站起身,当他看到一样也在水果摊跟前的站着挑水果的那个
衣着美艳的妇人后,眼神也是瞬间一亮,但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又马上把目光躲
了开来。

  想来这个身材干瘦后背有些佝偻的中年男老板在这妇人身上有过一些事情
……

  我买完了水果,又装作不经意间的侧头,看了一眼那个妇人,那个妇人明显
也是一直在关注着我,当我看下她的时候,她也微微侧脸,看了我一眼,并且用
那勾人的双眼,对我眨了一下。

  我瞬间也懂了一些意思,我此刻的心也很是激动,但我还是故作镇定,现在
总不能光明正大在这村中心的位置就跟人家说,骚娘们,我可算找到你了……

  给完老板的水果钱,下意识的挺了挺后背,转身想着汽车走去。

  当我上车后,那个在我记忆里叫名叫张春丽的妇人也买好了东西,掂着一些
水果,直径走向了一个方向。

  她走的身影,很妖娆,肥硕的大臀部随着走动也是左右摇摆着,看到我全身
血液都有些沸腾。

  我在原地等了一会,也缓缓开动汽车,慢慢的冲着那妇人张春丽走去的方向,
跟了过去。

  在我身后,那个卖水果的干瘦中年男子,冲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骂了一声,
「骚娘们,都把自己的烂逼卖到城里人身上了。」说完又不仅想到了当初这骚娘
们在他自己胯下的那副骚模样,一时间就来了感觉,但又想到最后被自己的婆娘
发现去背着她偷腥后的情景,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又瞬间没了感觉,最后只能愤
愤的坐回了遮阳伞下。

  我寻着那妇人去的方向,缓慢的前行着,当我开了有一百米的时候,前面一
个大拐弯,当我的汽车拐过去后,我赫然的发现,那个已经走开的妇人,正在墙
根的阴凉处站着,好似在等些什么。

  我知道她在等我。

  我停下了车子,心虚的透过后视镜看了看后面,有看了看前面,最后确认没
人,按下车窗,对着那妇人点了点头。

  那个妇人笑着,拉开了我的副驾驶车门,坐了进来。

  我很庆幸我的玻璃贴膜的防透性很好,不然我都不敢让她直接坐进来,毕竟
这是一个人人生地不熟地方,还是乡下的农村,远道而来找鸡操……

  「你还记得我。」我边开车边问道,我其实还是很佩服她的,就这么直接这
么大胆的上了我的车,但又想了想,这有什么,我们俩之间已经有过一次全身面
的接触了。

  「当然记得了,当时小弟弟你可是喝多了,去了我那里,还非要让我跟我闺
女同时伺候你。」那个叫张春丽的妇人看着我,不加丝毫言语直接的对我说着,
「虽然小弟弟你喝多了,但你的那个小弟弟却是厉害的不行啊,至今让姐姐跟我
闺女难忘啊。」张春丽说完话后,伸出用她指尖轻撩的划过了我的侧脸。

  这个轻撩的动作,让我不仅浑身又是一颤,方向盘都险些握不住了。

  妇人见状笑的更是极了,「小弟弟,当初你操我们娘俩的时候,也没见你这
么害羞啊,当初的那股大男人的野性劲怎么没了啊!」

  我听闻,身体还是不尽的一个颤抖,这不是被吓出来的,而是一种本能的刺
激感让我哆嗦了一下,我其实属于那种内心比较内向的人,但喝完酒后状态却跟
我平常时完全不一样。

  我侧头看了她一样,伸出一只手直接按在了她的胸部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妇人虽然有四十多岁了,但身体的整体保养的都很不错,故此她的胸部很是丰满
柔软富有弹性,而且很大,我的一只手险些都覆盖不下来。

  妇人低声的嗯哼了一声,似乎很享受这样一般,用她的手,放在了我的手上。

  我又连续的捏了几下,开口说道:「找个地方吧。」

  「还是去我家了吧。」

  「我不认识路。」

  「小弟弟,你不是来过一次吗。」

  「但我真的不记得道了……那次喝多了,还是别人开车带来的。」

  「咯咯。」妇人有掩口笑了几声,「好吧,小弟弟,那姐姐给你指路。」

  「你在我跟前还是别自称姐姐了。」我突然不自在的说道,对方的岁数都完
全可以做我妈了,却还要自称姐姐……让我有点接受不了。

  「怎么了,还先你姐姐老了。」张春丽有些不悦,但很快又说道:「小弟弟,
你是金主,你说让我说啥我就说啥。」

  她可能想到了我当初出手绰约的画面,言语之内也多是有些奉承。

  「叫你姨吧。」我回道。

  「好好,叫啥都没事,我的大鸡巴小弟弟。」妇人笑道。

  我在她的指引下来到了她的住处,这次我记了下道,以确保我下次来,能直
接找到她家,虽然再来的几率很小……

  看着她家的的小门口,明显我的汽车开不进,但我又不想直接放在她家门口,
这样我感觉显得有些太过于张扬,毕竟是来嫖娼的……还是隐秘些好。

  「能给我找个停车的地方吗?」我问道。

  张春丽思索了一下,说道:「你在往前面开开,那里有我家一处大院子,但
钥匙在家里放着,我要回趟家里,拿下钥匙。」

  张春丽下了车去拿钥匙,而我自己先把车往前开了开。

  周围有些房屋,但每家每户的大门都是禁闭着的,而且看着各家各户的大门
跟前,都明显长时间没人打算有些脏乱,显然是长期不住人后的落寞景象。

  我的感觉是,周围的邻居肯定都不齿与这不知丢人显眼的娘俩做邻居,全都
举家搬走了,这也显得周围有些安静。

  车往前开了开,前面是一个空旷的空地,周围种着些大杨树,而旁边确有家
大院子,大门是竹木片钉制的,上面的铆钉都已锈迹斑斑,围着不算特别高的围
墙,院子从外看很大,这应该就是张春丽说的地方了。

  我下了车,靠在车身上吸着烟,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不一会张春丽走了过来,
越往这边走,越是走的小心翼翼,四周的地上有很多的碎石子跟半截的砖头块,
她穿的是十公分的高跟鞋,在这样烂的路上走的很艰难,不时还歪下身子,险些
摔倒。

  张春丽走着走着就不走了,看向了我,直皱起眉头,嗔声道:「小弟弟,还
不过来帮你姨一下。」

  我闻言一愣,然后哈哈笑了笑,走了过去,一把把她抱在了起来。

  张春丽的身材不是那种骨干消瘦的女人,她的身材其实略有些发福,毕竟都
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其实已经算是一个老女人了,但发起娇来毫不逊色与小女
孩。

  我抱着她,走到大门前,张春丽下来后去开锁了,我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
背影。

  发福的身材,腰部明显有些赘肉,但臀部却是十足的浑圆挺翘,我忍不住拍
了一巴掌,手感十足的棒!

  张春丽被拍得叫了一声,回头眼神有点怨念的白了我一眼。

  院门打开了,我把汽车开了进去,院子里面杂草丛生,到是有几处用砖头垒
砌的小围圈,想来以前这里是饲养家畜的地方,但早已荒废。

  张春丽说道:「这是我那死去那家子盖的,以前养了些猪样之类的,但我那
家子死了之后,那些脏兮兮的畜生,全然我给卖了。」

  她说的很平常,神色淡然,脸上完全没有死了丈夫后的悲痛深情,但话又说
回来,如果她真有那种痛彻心扉的觉悟的话,想来现在也肯定不会在村子里做着
让女人厌恶,让男人欢喜的皮肉生意了……

  当我下车准备出门的时候,张春丽说道:「小弟弟,我闺女正在家里接客呢,
你要是不嫌弃多个外人的话,咱们就回去,家里还有几个空房间呢。」

  我闻言差异的看向她,张春丽摊了摊手。

  「你家生意真好……」我不禁感叹道,「唉,这次来还打算在来一次你们娘
俩双飞的,看来没戏了。」

  「怎么会没机会呢,小弟弟,放心吧,我刚才透过窗户看了看,是一个十分
钟都不会到的老头子,一会就会好的,等那老头走了,我就让我闺女跟我一起服
侍你。」张春丽说着走到了我的身旁,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回去,回去后感觉跟一个老头子在一个院
子里,虽然每一个屋子里但感觉还是很不自在。

  心里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有这一个骚劲十足的老娘们也够这次败火的了,
其实这次也主要是找她来的,她家的闺女也只能算是辅助的戏物罢了。

  张春丽此时也已经靠在了我的身上,我闻着她身上的香味,香味很浓,说不
上来的味道,但我感觉闻起来让我的新会狂躁起来,我开始起了性趣。

  「既然小弟弟不想回去,那姨现在就先给小弟弟的大鸡巴服侍一下吧。」张
春丽淫荡不堪的说着,伸手就去解我的裤腰带,我看着她的脸颊,张嘴吻上了她
的嘴唇,我们俩的舌头瞬间缠绵在了一起,我一手楼在她的后背,一手隔着她的
衣服揉捏着她的胸部。

  张春丽的手也没有闲着,此时已经把我的裤腰带解开了,双手熟练无比的拉
开裤链,伸进我的内裤里面,在里面玩弄着我的老二。

  套弄了几下后,又直接把我的老二放了出来,此时此刻,我的老二早已经在
她的套弄下,高高的昂起,直挺挺的露在外面,好似是在等待着这个骚货用她的
巧手去安抚去把玩……

  张春丽的握着我的老二,套弄的手法娴熟精湛,时而轻时而重,但都很舒服。

  我们互相吻了一会,我伸手就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汽车的前机盖上,我的
双手开始下移,范围不在仅限于她的胸部。

  张春丽坐在前机车盖上,双手背在身后支撑着后仰的身体,目光带着丝丝的
春意,似又有些挑衅的看着我的双眼。

  其实我这人对于女性,尤其是性伙伴,有些特殊的癖好,我个人比较喜欢熟
女,尤其是身体丰韵,身材高挑,并且丝袜不离腿的丰满熟妇!

  每次我上街或者什么地方遇见这种,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成熟韵味的熟女后,
我的双眼总会不知觉的就会随着,看向她们的身影,一直看着,看着,以至于都
会幻想着上前,二话不说,直接按在身下,撕开她们极致诱惑里的丝袜,直接提
枪上马,直捣黄龙深处。

  甚至有一次,跟我老婆去公园遛弯,见到一个非常符合我心中熟女形象妇人,
那妇人当时牵着一只泰迪犬在遛弯,我的眼神就不经意间扫到后,就望着不能自
拔,后来还是我老婆在我腰部一个用力的掐捏,疼痛才把我的精神带了回来,我
只能讪讪而笑,妻子对于我的这种癖好也甚至头痛。

  在我一直的观念里,这些上了岁数的尤其是过了四十岁之后的女人。

  她们每个人都有着丰富的生活经历跟过往,不论是过得平凡也好,曲折也罢,
四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在平淡无奇的日子,也会在柴米油盐,琐碎乏味的生活经历
中上有了自己对生活特别的认知,这些真实过往的岁月痕迹,是那些年轻女人所
能不能拥有的,而且我普遍认为的她们的床上功夫也很不错……

  我感觉,她们会更加的懂得如何去服侍一个男人,如何用手段去榨取,去索
要,男人身上的精华以及潜力,这些都是随着时间的前进,或多或少的跟自己的
丈夫总计出来的性生活经验,然后在把这些跟自己丈夫总结的性生活经验放在别
的男人身上,这样更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毕竟人都有相同的地方……

  而男人那对于这些已然成家并且还有孩子为母为妻的熟女身上,也会获取一
些征服他人妻的荣耀自豪感,其实说白了,就是各有所需,各图所谋,一拍而合,
找地上床……

  然而我呢,我自认为我没有能力去征服这些女人,所以我只能通过花钱去寻
找这类让我精神跟身体满足的女人。

  虽然有点不行的意思,但胜在心理安稳,花钱消费嘛,买卖才是制衡彼此不
会相欠的根本,所以才有了我大老远跑来乡下找这对母女的历程。

  此时的张春丽,正满含娇媚的望着我的眼睛,还微微的深处舌头在嘴唇边上
舔了,道「大鸡巴小弟弟你打算怎么玩呢,你姨姨我奉陪到底。」

  此刻的我,略微喘着粗气,胯下的老二,也暴露在空气中,耸耸而动。

  我伸手把张春丽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腿抬了起来,她腿上的丝袜的质量的很好,
摸在手里很是顺滑。

  她的脚上穿的是高跟凉鞋,黑色的丝袜紧紧的裹着的她略有些大的双脚,脚
指甲上还涂抹着艳红的指甲油,我把她的双腿往两边扒开,她也是很配合的张开
了大腿,连衣裙的裙摆也随着大腿的抬起,往下滑落了,我的双眼直接望向了女
人最隐秘的下体阴户处。

  其实我从来的路上,以至于刚才张开腿的刹那,我一直认为她得穿着特别性
感的内裤,比如丁字小内裤或者全蕾丝透明之类的性感的内裤,但此时真正的看
到后我才知道我所有的猜测都想错了……

  这个放荡不堪的老女人居然什么内裤也没穿,完全就是穿着连体的黑色丝袜
出门的。

  在她的阴户处,茂盛的阴毛,被贴身的黑色丝袜紧紧的按压下来,按平的阴
毛也有些挡住了她的阴道穴口的全貌。

  「喜欢吗,小弟弟,你姨姨我可是专门为你这样穿的呢。」张春丽把双腿张
的更大了,娇媚说道。

  我听完什么也没说,笑了笑,全然当作放屁……心里悱恻,你这是专门为所
有光临你的老爷们穿的吧,给我穿,你知道我今天来?当然这些现在都不重要。

  我把她的丝袜美腿,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侧脸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夏天的天气很炎热,就是穿着高跟凉鞋,也有淡淡汗味产生,然后随着这一深吸
那股味道被吸入鼻腔里,但我完全没有恶心的想法,甚至有些喜欢这种丝袜美脚
散发出来的气味,真实。

  我舔舐了下嘴唇,然后低头吻在她的小腿上,再然低身亲吻丝袜,一路向下,
直到面庞距离她的阴户处,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她的黑丝双腿也渐渐的盘绕
在了我的后背上。

  我近距离的观看着,她的阴户处,上次来的时候喝多了,只记得插入后的感
觉,根本忘了当时有木有看,或者根本就没看。

  但现在头脑清醒了,我打算仔细的看一看,看一看这个四十多岁的熟妇,跟
我的年轻老婆的阴道口有什么不同……

  在张春丽的阴道口上的丝袜面积处,此刻居然有丝丝被湿透后的水圈纹,我
不禁想到,这是春潮泛滥,潮水流出了?但也太快了吧。

  她的阴毛很盛,就算是黑色丝袜遮挡着,也能看出她的大阴唇很黑很厚,而
且还往两边扩开。

  我看着看着居然入了迷,此刻也忘了她的阴道口,干不干净,卫不卫生之说,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去尝尝她的小骚穴什么味道。

  我就在这样的思维驱使下,低头直接张开口伸出舌头,使劲的把舌尖抵在了
她的阴道口上面,然后低头狠狠的舔舐起来。

  张春丽因为这个举动也是吓了一跳,但马上又习惯过来,然后,嘴里发出了
呻吟声。

  她的呻吟对我的精神仿佛一种,刺激的催化力,我隔着中间的一层超薄的丝
袜,舔舐的更加卖力,最后她整个身体都躺在了前机盖上,双手更是死死的按着
我的脑袋,想让我的脸离她的阴户跟加进,她盘绕在我的肩膀上的双腿也开始用
力的揉动。

  我感觉我的脸颊有丝丝的水渍粘在了脸上,但我浑然不在乎,我只是闭着眼
去,舔舐,吸吮,后来我嫌中间这层丝袜太过碍事,想拨弄开,但我又不想给她
脱下,我喜欢穿着丝袜的女人,我喜欢撕开丝袜的瞬间!

  我用牙齿死死的咬住一点丝袜,然后用牙齿上下互相摩擦,黑色丝袜的质量
的确很好,质地纤维很是结实,但抵不住我的疯狂撕咬,当然在我撕开一个洞的
时候,我也跟她说了,我会给她更多钱的……

  当时我还想着最后走的时候,我要把这双黑色的丝袜也带走,算留个纪念。

  黑色丝袜被我撕扯开了一个口子。

  她的阴道口,此刻完全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我二话不说,直接伸
出舌头,伸入了进去,之前中间有着丝袜做间隔,阴道里面的阴液感受的不是很
明显,现在当我的舌头完全没入阴道里面之后,我感觉很多淫水,随着我的大幅
度的舔舐搅动,大股的阴液也随之而出,灌入了我的嘴巴内。

  张春丽躺在机车盖上的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嘴里的呻吟声也越加缠绵。

  「啊,啊,嗯嗯,啊……舔我的小穴,啊,舔,舔我的阴蒂,嗯嗯……哥哥,
啊……」

  ……

  不知不觉中,我在下面居然为她舔舐阴道,这个期间仿佛是在品尝一道美味
的大餐,怎么吃都满足不了,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后来她直呼要让我操她,我
才起了身子。

  当我准备,提枪上膛直接插入的时候,张春丽挺直身子,下了前机盖,直接
蹲下了身,春眼含丝的说道:「我的大鸡巴好哥哥,让姨姨也你给你舔舔吧。」
说完也不等我回不回话,直接把我的老二含入嘴里。

  张春丽在我的胯下,奋力的裹嗦着,吞吐着,时不时的用她的牙齿磨我的老
二的蘑菇头的边缘,很轻,最总要的是很痒。

  她的口活很棒,甚至又一次,在她的故意大力的吸吮瞬间,甚至有种山蹦地
裂,洪水要破闸,精华要倾泄而出的感觉,但好在我努力的忍住了,但那种精关
要失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我想不能在让她给口交了,不然还没进她的洞穴就缴枪投降了,有点丢人
……

  我伸出双手,揽住她的双肩,把她拽了起来,顺势让让她的转身,背对着我,
把她的身子按在了汽车前机盖上。

  张春丽也明显要知道我要干什么,嘴里还呻吟着勾魂的叫声,「哥哥,快来
插姨姨的小穴,姨姨好难受,快插姨姨的骚穴里面,快进来。」

  我把她的黑色连衣裙撩了起来,让她的臀部全部都露出来,臀部很大,而且
还很是浑圆,浑圆挺翘的大屁股被丝袜紧紧的包裹着,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有些
晶莹的光泽。

  我深深的咽了一口吐沫,我发现我太喜欢这种大屁股了,尤其还是穿着丝袜
的大屁股。

  「哥哥,大鸡巴哥哥,快来吧,姨姨等不及了,快来啊,大鸡巴哥哥。」张
春丽边放荡的说着,边又挺起屁股晃动着。

  我突然伸出手,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力道很重,就算中间隔着一层黑色的丝
袜,也能看见下面泛起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张春丽吃痛的惨叫一声,然后回头眼中充满幽怨的白了我一眼,又犯贱办的
向上挺挺屁股。

  我看着这个眼神哈哈大笑,然后又是两巴掌打在上面,张春丽这次没有再看
我,而是又惨叫变成了兴奋的呻吟声。

  我感觉差不多了,用手扶着我老二,对着被我撕开口的丝袜处的小穴口而去。

  插入的十分顺利,此刻她的小穴里面早已经是淫水泛滥了,我刚开始慢慢的
抽插着。

  张春丽的叫声也是此刻高昂着,嘴里说着淫秽不堪的话语。

  我被她的淫秽的语刺激下,下身开始用尽全力的抽插起来,肉棒摩擦小穴,
每次紧抵阴道深处,开始有了水液被极速贯穿抨击的闷声出现,闷声回响不断,
由此可见她阴道里面的淫液是有多少。

  当我正在用力冲击的时候,身体碰触她的大屁股的的,啪啪声也是连绵响起
的时候。

  这时之前被我关住的大门,被人推了开来……

上一篇:【命运法则】【妹妹篇】【完】 下一篇:爱媳如梦

正 在 载 入 中 ……